商品信息

评价得分:
(分)
评论数:0
夜***溪
2019-06-21 23:12:37
京东好书好活动,促销加券真划算。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9-06-16
2019-06-19 17:45:45
复旦这套书很有意思。都是&后恢复高考的大学生。现在学术界文化界的顶梁柱。可以说是中华五千年素质最差的这一代人里的精英。所以很有必要读一读,看看这些人的世界观人生观。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9-03-06
2019-04-29 12:08:58
京东买书便宜,基本买书都在京东,大家放心选购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影***0
2019-03-10 15:59:21
好好好,非常好,支持京东,下次还来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j***e
2019-01-30 13:21:15
一次性买了全套30本,900元,不知什么时候能读下来……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f***7
2018-05-06 23:15:45
还没有看过?。。???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j***m
2017-12-20 17:30:04
买书如流水,读书如抽丝,奈何奈何。这套三十年集很好,严重推荐,应该全收。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j***生
2017-06-27 16:14:42
他在一起吃饭呢哦哦哦哦那明天早上八点下班的事的也是这个价格也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h***g
2017-03-19 17:17:38
是正版 书质量不错 快递也狠辛苦负责 信赖京东是正版 书质量不错 快递也狠辛苦负责 信赖京东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山***雨
2017-01-05 09:17:29
“三十年集”系列丛书:河东辑。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c***o
2016-10-04 21:45:11
止庵老师的书,拜读拜读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空***头
2016-06-05 13:44:57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一***风
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 1982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口腔系。历任北京积水潭医院口腔科医师,《健康报》电影录像部编辑,北京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工程师,中国国际企业合作公司工程师。 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5-04-22
2015-04-23 11:28:43
止庵老师的书必收!非常好!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4-05-20
止庵老师的思想路程 2014-06-21 22:49:37
魔戒》(英语:The Lord of the Rings,又名《指环王》)是一部由牛津大学教授兼语言学家J·R·R·托尔金创作的史诗奇幻文学作品。这个故事原是托尔金早年创作的儿童幻想小说《霍比特人历险记》(1937年)之续篇,但随着故事的发展逐渐变得恢弘庞大。此作品绝大部分完成于1937至1949年,约与二战期间相符,在某些方面亦受到该场战争的影响[1]。直至近年,《魔戒》一书仍是第二卖座的小说[2]。 常有读者将其误认为一“三部曲”,其实托尔金起初的构想是将本书同《精灵宝钻》组合成一个两卷的作品。但碍于经济原因,出版商在1954、1955年决定删掉《精灵宝钻》的部分,而只把《魔戒》分为三卷共六册出版,形成今天广为人知的《魔戒》三部曲。分别称作《护戒同盟队》、《双塔奇兵》、《王者归来》。其中每一部又分为两册出版,并收录了相关的背景资料。此后,《魔戒》一书被译为多种语言并重刷多次,成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奇幻文学作品之一。 这个故事的原文名称,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之王)指明了最主要的反派角色——黑魔王索伦,他创造了一枚戒指来统领其他戒指,并以此作为对抗甚至统治中土大陆的终极武器。故事开始于平静的夏尔,一个类似英国乡村的哈比家园,随着魔戒的争夺而横跨了整个中土大陆。主角包括霍比特人佛罗多·巴金斯、山姆·詹吉、梅里、皮平和他们的同伴游侠阿拉贡、矮人吉姆利、精灵莱戈拉斯,还有巫师甘道夫。 托尔金众多作品的写作主题、背景和其由来皆被大量研究过。尽管加入了大量的知识,《魔戒》剧情其实仅是托尔金自1917年以来写作之浩大史诗中的最后一个环节,他并自称该史诗的类型为“神话创作”(mythopoeia)[3]。影响《魔戒》的因素广泛来源於哲学、神话、宗教、对工业化的反对立场、作者前期作品与两次世界大战等[1]。一般认为《魔戒》为现代奇幻作品带来巨大的影响,“托尔金派”(Tolkienian和Tolkienesque)一字甚至为《牛津英语词典》所收录 [4]。 《魔戒》一书的历久不衰为流行文化带来了一系列的影响及参照。托尔金迷们创建了许多社群,亦出版了大量有关托尔金及其作品的书籍。《魔戒》正持续地衍生出不同作品,如艺术插图、音乐、电影、电视、广播剧、电玩游戏、同人文章等。 全书共分六篇: 第一篇:黑影重临(I: The Return of the Shadow) 第二篇:魔戒远征队(II: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第三篇:伊森加德的背叛(III: The Treason of Isengard) 第四篇:莫多之旅(IV: The Journey to Mordor) 第五篇:护根战争(V: The War of the Ring) 第六篇:王者回归(VI: The Return of the King) 托尔金原来打算集结成一册出版,但在二战后由于纸张短缺,他的想法未能付诸实现。小说最后只能分为三册出版:《魔戒首部曲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3-10-24
一本辞典迄今还没编写出来。现有的辞典里讲的都是词的意思,而我更感兴趣的是意思后面的意思,也就是说能去揣摩当时的语境,体会那些词被发明和延用时所赋予的种种人情。我们的文化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保存在汉语的词汇里。我向来看不上辞不达意的东西,心目中好的作者都是安排词句如调兵遣将——他拥有千军万马,而且慧眼识得英雄。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写作永远是包含了对一些词的重新认识过程:他的意思照亮了它们,同时也被它们照亮。如果允许毛遂自荐的话,我很想充当这本尚不存在的辞典的作者之一,长期、反复地思考某一个词是我特殊的兴趣所在。 最近一段时间我较多想的是生死问题,所以总有一些与“死”相关的词在我脑子里转悠,引得我去窥探它们各自后面大大小小的天地。也许我可以把待编纂的辞典的这一部分先弄出来。那么这里就来揭示一二。例如说“死不瞑目”,这纯是写实的,但干吗不写别的,比方死不撒手或死不闭嘴,单说这个呢。我想起另一个词:“回光返照”,这又完全是形容,而且“回光”与“返照”还有重复,好像要强调一种特殊感觉:漫长的生命之程行将完结,最后那已经不能把握的一点,要说也只能说是“光”了,这大概也就是在“死不”能“瞑”的“目”里留下的光罢。 在这些词里保存着对生命的最基本的体验和对生死的特别理解,我们平时面对死者所自觉表露出的怜悯我想与此也有些关系。 我因此想到“尸骨未寒”,这是表现状态的话,但只是说了半句,像要揭示一个前提: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或者不该如何。其中有一种人之常情,虽然它多少被特定的时限所限制;在一段时间内除非例外大家都不能不去遵守某项默契:生的世界刚刚失去一个人,他还走在通往永恒的死的路上,在感情或在感觉中他都尚未抵达,我们不妨先静静地等一等。“安息”一词常用来形容死,但这时无论故者还是我们都还没有达到“安”,我们既不能心安理得地仿佛他还是我们中间的一员,也不能心安理得地拿他当个过去的人物,当个完全可以放到客观位置上的对象,好像他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了。我们处在这样两种可以正视其人的情形之外(或之间)。记得读过一本《刘半农研究资料》,书中收有一束刘氏生前友好写的悼念文章。大家都是很平凡地颂扬死者为人与事业上的好处,只有鲁迅在《忆刘半农君》中非同反响地说:“我爱十年前的半农,而憎恶他的近几年。”多年过去,也许别的那些文章从内容看已被时间淘洗得没有多大分量了,但我读了还是能被感动,我在那里看见缓步为故者送行的姿态和死了朋友的悲哀,以及人间的一点温暖。而鲁迅的文章里使我感到了别的东西,尽管他强调“这憎恶是朋友的憎恶”。也许他说的有理,却难免无情。这大概就是所谓“诛心之论”罢。 这样的词都使我感到生命本身对生命的爱多么强大与执着,它甚至以不能把这种爱延长到生命限度之外为最大遗憾,或许这就叫作生命之根罢,根植于此,生命才被赋予一切意义和责任。《庄子·在宥》说:“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反于土。”谈到生命,《圣经》里也有类似的话,而上述关于死亡的词使我更能体会生命到底是以怎么一个样子“反于土”(以及“生于土”)的。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3-06-10
旧字新集 2013-06-17 19:38:02
《沧州前后集》 我读文章口味多少有一点挑剔:一方面,没有分量的不爱读;另一方面,一本正经的也不爱读。文章一定要做得好,但只是一味做文章却不会好到哪儿去,也可以退一步想:记叙散文至少还有个事儿,随笔至少还有个说法,所以一向就不大看得上抒情散文,说穿了很可能是什么都没有。这也是我越来越爱读写得好的论文的缘故,因为那里面除文章之外还有实实在在的学问。这样的话与隔教的朋友自然就说不上;遇见真懂得文章的好的人,近来我最喜欢提到的是孙楷第的《沧州集》和《沧州后集》。 孙楷第是大学问家,他的学问我不配谈,但很想一谈他的文章。他在《再论〈九歌〉为汉歌词——答许雨新》中曾批评对方“不工为文,繁言碎词,枝节横生”,可见他是很重视“文”的。他文集中许多篇章于学问之外,我们还可以从文章的角度去细细欣赏。比如《关于〈儿女英雄传〉》中谈到版本的一节: “此书出后,最初只有钞本。今所见者,以清光绪四年戊寅北京聚珍堂活字本为最早,无图,无评注。其次为清光绪六年庚辰聚珍堂活字本,无图,有董恂评注。又次为清光绪十四年戊子上海蜚英馆石印董评本,从庚辰本出,每回前附图一页两面,亮光的墨色儿,精致的图儿,可知好哩!这三个本子,都可算善本。董恂评此书在光绪六年庚辰,聚珍堂的戊寅本业已出版二年,但董所据的恐怕还是钞本。此外凡附董评的,多半从蜚英馆本出。如上海著易书局印本,正文和图的样子都和蜚英馆本差不多。可是有一件,就怕比较,若拿蜚英馆本一对,就知道差得远了。又有申报馆排印本,有扫叶山房排印本,皆无评,实是一本。扫叶山房本每回前多了缩印蜚英馆本的图。这两个本子都不好,错字很多。还有一个刻本,本文则**聚珍堂庚辰本,图则翻刻蜚英馆本,刀子划的横一道,竖一道,人物都分辨不出来。这本不值得说的,因为在《儿女英雄传》的版本上是一件趣闻,所以附带着当笑话儿说一说。总之,只有聚珍堂两个活字本和蜚英馆的石印本是好本子。其余的,若照安老爷的说话,都是‘自郐而下无讥焉’的不地道货儿,所以‘君子不取也’。” 我几番考虑这节文字也许嫌太长,但还是抄在这儿了,因为实在是写的漂亮。看他行文那么容易,却正是最不容易的地方。前引孙楷第批评许文的坏处,反过来说,就是孙文的好处。这里虽然内容很多,但是不枝不蔓,有条有理;讲的细致,甚至还使些闲笔,但是丝毫没有繁和碎的感觉。闲笔自有闲笔的用处,哪一处也是不能省下的。说到底还是有真货色,永远拿得出手,由得他好好的说,而且怎么说都行,他又着什么急呢。真让人觉得他是“如数家珍”——好像凡称得上是美文的论文无一不给我这种感觉,我想这里面是有一个特别的态度。记得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讲张爱玲说他的论文这样体系严密,不如解散的好,“驱使万物如军队,原来不如让万物解甲归田,一路有言笑。”读孙楷第的书我又想起这席话来,似乎可以拿来做个说明。他写的虽是规规矩矩的论文,其中若论态度却是随笔的,核心就是这“解散”二字。我自己又曾说随笔总是间离的文体,意思亦与此相当。这个态度主要体现在作者与他的学问(包括材料)的关系上。总之搞学术、写论文不板起一副面孔,也不端那个往往叫人生畏的架子。我们谈论文章常说“性灵”,似乎这只是属于随笔的,其实有这个态度,写什么都有一份作者的真实性灵在,孙氏的论文正是一种性灵文字。而有学术做底子,又避免了一般闲适随笔的毛病,有大品的分量,小品的味道。这在学术与文章两方面都要求有真本事;真有这个本事,则一举而两得,对于学术性是不会有丝毫降低的。孙楷第就是好例子。 但是光有这个态度也还不行,处处都得落实到文字上,这个恐怕只有更难,所以在很多人并做不到。而孙楷第不仅是好功夫,更有他的特色。他是专攻小说戏曲的,我觉得他写论文于笔触间颇受了些小说戏曲的影响——但是自有一番扬弃,只得到那个好处,有股子别人所没有的活泛劲儿,而不受它的流弊,这里看出他化俗为雅的品位。孙氏为文风格畅达,清朗,脆生生的,叫我们想起作者乃沧州人士,所谓“燕赵多豪杰”,竟于文笔间亦有所见识。从前谈过浦江清,他是松江人,拿他的滋润笔调和孙楷第一比较,真觉得孙文如风,是北方的爽快的风;而浦文则有点像南方的绵绵细雨了。“文如其人”这话一向只爱从社会道德意义上去理解,其实未免是浅薄了点儿。而论文于学问之外还能用上这句话,这些前辈真是不得了。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3-06-14
不错不错 2013-06-15 11:43:51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回忆录,尤其那些跟帖,相互或补充,或订正,竭力挖掘细节,追溯原貌。只是多采用流行的网络语言,诸如“俺”、“偶”、“东东”之类,读来与回忆内容及回忆者的年龄不很相称,感觉有点“隔”。 我读此书,勾起自己不少几乎忘了的大学时的回忆。我很想跟帖,但自忖没念过武大住过“老八舍”,怕没资格上那网站,那么写在这里好了。 书中“武汉大学七八级新生开始报到……”一则日记下,“他乡人”回复:“七七级高考时,我作为在校生也有幸参加。出榜时也达到了体检标准(每门课及格),但平均分差一分未到在校生的录取标准(八十分)。”我是一九七七年作为在校生参加高考的,同校报考的共一百多人,学生为主,也有老师。班主任很看重我,两天考四门,上下午都陪我去考场,等在门口,然后送我回家。第一门考理化。平生头一次参加此类考试,只见题目一大堆,好容易做完,粗粗检点一遍没有漏答的,就到了交卷时间;第二门考政治,还算顺利;第二天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头天晚上我不慎中了煤气,头昏脑胀,语文好歹对付过去,数学则答错了最主要的一道题。班主任正是教数学的,听我一说就沉下脸来,转身走了。此后一个来月,都不怎么答理我。有一天,他忽然在楼梯口把我叫住,说高考分下来了,全校学生只有我过了录取标准:理化八十三分,数学八十分,语文九十分,政治九十七分——这大概是我平生与“政治”关系最密切的一次了。暮色里他好像挺激动的,我就没敢问录取标准到底是多少。现在看了《老八舍往事》才知道。 “莫德万”回复:“我是我们寝室第四个到的。寝室里六个人,有三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很陈旧。部队的排房里也是这种床,倒没什么不习惯的。只是我在上铺,铺床时,右脚差点踩空了。”我在大学的宿舍也住六个人,四张上下铺,两个上铺空着,堆放箱子之类。宿舍里的趣事甚多,且说一件:有天夜里我失眠,忽然听见对面下铺的同学说梦话:“我没参军,干吗叫我退伍哇?”其声凄切,闻之不禁落泪。 “清晨六点吹响起床号……”一则下,“老道”回复:“年龄最大和最小的舍友相差十五六岁,差不多隔了一代人了。”我们班上最大相差是“一轮”,那位说梦话者就是位老大哥,还有一位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全班同学中,我年龄倒数第二。毕业时,我和一位比我大十二岁的老大姐分到同一医院,科里同事颇感诧异。 “Lzj”回复:“‘可教育好的子女’本身就是一个歧视性概念,意为这些人因其父母而负有原罪,是原本本质不好、根子不正、苗子不红的,因此需要特别的教育。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能享有与其他人同样的权利,招生、招工、入团、入党、提升等等,都受特别的限制。”当时我也属于“可教子女”,是以分数虽然下来,却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班主任见到我就说:“再等等,再等等……”我有点不好意思,尽量躲着他。父亲好像曾经投书给谁,不知是否起了作用,反正我到底上了大学。《老八舍往事》不止一位作者提到本来报考别处,却被武大录取;我的情况也是这样,我报了外地某校药学系,收到的是北京医学院口腔系的入学通知书。待去大学报到,人家已经上了一周的课了。通知书上注明“走读生”,报到时给改成住读,得与同学同一待遇。 我大学读的是理科,多年来对文科心向往之。这回看《老八舍往事》,遗憾得以稍稍弥补:假如当初我上中文系,大概就是这般经历。当然偶尔亦觉得“不过如此”。譬如有一则日记云:“上午在华师礼堂举行苏联当代文学讲座:《评柯切托夫》。主讲人是中央广播事业局的佟柯。讲座由华师中文系和武大外文系合办。”据“城根”回复,所讲计四个问题:苏联文坛上所谓‘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斗争;从柯切托夫的主要作品,特别是斯大林逝世后的作品,如一九五八年《青春常在》、一九五九年《叶尔绍夫兄弟》、一九六一年《州委书记》、一九六九年《你到底要什么?》,看苏联社会是如何演变的;简谈柯切托夫和中国的关系;我们怎样评价柯切托夫的创作和作品。授者“认为柯切托夫是能坚持社会主义创作方法的有才华的革命作家,坚贞不渝的反修战士,在困难的条件下,为我们写下了许多反映苏联社会现实的作品”,同时“也谈到柯切托夫作品的历史局限性及艺术方面的不足”。这样的课,大概不听也罢。反观自己,好歹认真学过一门科学,不算白费工夫。 书中还有一则日记:“上午考《文学概论》,两道论述题,每题五十分……次日,张老师通知班干部,说有人的答卷和讲义一字不差,有抄袭的可能,要违者自己去承认。”我看了也觉有趣,因为我们学医,几年里都是一大本接一大本地背教科书,岂止“一字不差”,我有一位同学,现在应该是“学科带头人”了,当初我们俩比着默写一整章《解剖学》,连标点符号都不带错的。 去年我写文章提到,目下常说的“佚文”名目不大合理,“文”既然存在,就不能算“佚”。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3-04-08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回忆录,尤其那些跟帖,相互或补充,或订正,竭力挖掘细节,追溯原貌。只是多采用流行的网络语言,诸如“俺”、“偶”、“东东”之类,读来与回忆内容及回忆者的年龄不很相称,感觉有点“隔”。 我读此书,勾起自己不少几乎忘了的大学时的回忆。我很想跟帖,但自忖没念过武大住过“老八舍”,怕没资格上那网站,那么写在这里好了。 书中“武汉大学七八级新生开始报到……”一则日记下,“他乡人”回复:“七七级高考时,我作为在校生也有幸参加。出榜时也达到了体检标准(每门课及格),但平均分差一分未到在校生的录取标准(八十分)。”我是一九七七年作为在校生参加高考的,同校报考的共一百多人,学生为主,也有老师。班主任很看重我,两天考四门,上下午都陪我去考场,等在门口,然后送我回家。第一门考理化。平生头一次参加此类考试,只见题目一大堆,好容易做完,粗粗检点一遍没有漏答的,就到了交卷时间;第二门考政治,还算顺利;第二天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头天晚上我不慎中了煤气,头昏脑胀,语文好歹对付过去,数学则答错了最主要的一道题。班主任正是教数学的,听我一说就沉下脸来,转身走了。此后一个来月,都不怎么答理我。有一天,他忽然在楼梯口把我叫住,说高考分下来了,全校学生只有我过了录取标准:理化八十三分,数学八十分,语文九十分,政治九十七分——这大概是我平生与“政治”关系最密切的一次了。暮色里他好像挺激动的,我就没敢问录取标准到底是多少。现在看了《老八舍往事》才知道。 “莫德万”回复:“我是我们寝室第四个到的。寝室里六个人,有三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很陈旧。部队的排房里也是这种床,倒没什么不习惯的。只是我在上铺,铺床时,右脚差点踩空了。”我在大学的宿舍也住六个人,四张上下铺,两个上铺空着,堆放箱子之类。宿舍里的趣事甚多,且说一件:有天夜里我失眠,忽然听见对面下铺的同学说梦话:“我没参军,干吗叫我退伍哇?”其声凄切,闻之不禁落泪。 “清晨六点吹响起床号……”一则下,“老道”回复:“年龄最大和最小的舍友相差十五六岁,差不多隔了一代人了。”我们班上最大相差是“一轮”,那位说梦话者就是位老大哥,还有一位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全班同学中,我年龄倒数第二。毕业时,我和一位比我大十二岁的老大姐分到同一医院,科里同事颇感诧异。 “Lzj”回复:“‘可教育好的子女’本身就是一个歧视性概念,意为这些人因其父母而负有原罪,是原本本质不好、根子不正、苗子不红的,因此需要特别的教育。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能享有与其他人同样的权利,招生、招工、入团、入党、提升等等,都受特别的限制。”当时我也属于“可教子女”,是以分数虽然下来,却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班主任见到我就说:“再等等,再等等……”我有点不好意思,尽量躲着他。父亲好像曾经投书给谁,不知是否起了作用,反正我到底上了大学。《老八舍往事》不止一位作者提到本来报考别处,却被武大录取;我的情况也是这样,我报了外地某校药学系,收到的是北京医学院口腔系的入学通知书。待去大学报到,人家已经上了一周的课了。通知书上注明“走读生”,报到时给改成住读,得与同学同一待遇。 我大学读的是理科,多年来对文科心向往之。这回看《老八舍往事》,遗憾得以稍稍弥补:假如当初我上中文系,大概就是这般经历。当然偶尔亦觉得“不过如此”。譬如有一则日记云:“上午在华师礼堂举行苏联当代文学讲座:《评柯切托夫》。主讲人是中央广播事业局的佟柯。讲座由华师中文系和武大外文系合办。”据“城根”回复,所讲计四个问题:苏联文坛上所谓‘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斗争;从柯切托夫的主要作品,特别是斯大林逝世后的作品,如一九五八年《青春常在》、一九五九年《叶尔绍夫兄弟》、一九六一年《州委书记》、一九六九年《你到底要什么?》,看苏联社会是如何演变的;简谈柯切托夫和中国的关系;我们怎样评价柯切托夫的创作和作品。授者“认为柯切托夫是能坚持社会主义创作方法的有才华的革命作家,坚贞不渝的反修战士,在困难的条件下,为我们写下了许多反映苏联社会现实的作品”,同时“也谈到柯切托夫作品的历史局限性及艺术方面的不足”。这样的课,大概不听也罢。反观自己,好歹认真学过一门科学,不算白费工夫。 书中还有一则日记:“上午考《文学概论》,两道论述题,每题五十分……次日,张老师通知班干部,说有人的答卷和讲义一字不差,有抄袭的可能,要违者自己去承认。”我看了也觉有趣,因为我们学医,几年里都是一大本接一大本地背教科书,岂止“一字不差”,我有一位同学,现在应该是“学科带头人”了,当初我们俩比着默写一整章《解剖学》,连标点符号都不带错的。 去年我写文章提到,目下常说的“佚文”名目不大合理,“文”既然存在,就不能算“佚”。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购买日期
2012-05-24
很喜欢,京东给力,再接再厉!
此评价对我 有用(0) 没用(0)
回复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