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H
优***H
你们很美,”他继续往下说“但是很空虚,没有人会为你们而死,没错,一般过路的人,可能会认为我的玫瑰和你们很像,但她只要一朵花就胜过你们全部,因为她是我灌溉的那朵玫瑰花;她是那朵我放在玻璃罩下面,让我保护不被风吹袭,而且为她打死毛毛虫的玫瑰;因为,她是那朵我愿意倾听她发牢骚、吹嘘、甚至沉默的那朵玫瑰;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 Le Petit Prince 》          “我去过很多地方。我活过一些年头。”John Berger曾经在一本随笔集中这样写道,“我把那些故事编述一集。每段叙述都从一副图像开始,这些图像唤起了对相会之地的回忆……我希望,读者也会情不自禁地说:我以前来过这里……”五年之前,他写下了《The Sense of Sight》,在中国,这本书被译为“讲故事的人”      人人都会讲故事,但不代表人人都是“讲故事的人”,实际上,讲故事的人在今天已经几乎销声匿迹。讲故事的人对我们来说已经变得非常遥远,而且越来越远……能够精彩讲述一个故事的人正变得越来越少。相反的情况倒是越来越多;有的人想听故事,四座之人只能面面相觑。这就好比曾经是我们最不可或缺的能力、最保险的财产,现在被剥夺了:这就是分享经验的能力。      也许你要反驳我,小说不是故事么?电视剧不是故事么?电影不是故事么?同理,那小说家、编剧、导演不就是讲故事的人么?我绝对钦佩小说家、编剧、导演所殚精竭虑的一切,然而,他们只是“叙述者”,而并非“讲故事的人”      如今经验的贬值和日益私密化导致了讲故事传统的萎缩,没有人愿意轻易把自己内心的东西和经历的岁月告知于他人。交流仍然存在,但是仅仅局限于无关痛痒的生活琐事,没有人愿意把他摸爬滚打的窘状贡献出来做彼此的笑谈。而与此同时,没有了讲故事的人,想听故事的人却越来越多,这,便是小说的兴起。      小说与讲故事的区别在于,讲故事的人从自己或者他人经验中获取他所要的故事,转而又把这种经验转变为听故事的人的经验。即是说,讲故事的人分享经验,而小说家则不同,他封闭自己,小说正是诞生于日益封闭的孤独个体之中。本雅明在《小说的危机》中的说法,现代以来,小说阅读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活,人类的内心日趋沉默,小说阅读的泛滥是其罪魁祸首,同时,也正是小说阅读的泛滥彻底杀死了讲故事的传统。      我们不去追究本雅明说的是否过于偏激,但沉下心来仔细回想看看,除了日复一日的冷笑话、荤段子,你有多久没有认认真真地听过一个人语速缓缓地,认认真真地将他经历的或听闻的,前因后果,跌宕起伏地讲给你听了。   
2015-04-05 08:39
还可以输入200 提交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