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思勉文集热评榜
为您提供呂思勉文集评价排行榜,呂思勉文集价格、图片、哪款好等信息
中国近代史八种 中国近代史八种 暂无报价
评价人数0 好评度100%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1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2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3
**150836
这其间可以研究的,有几件事情。 其(一)是昭王南征不返的事:案《左传》僖公四年,“昭王南征而不复”。《杜注》:“昭王……南巡守涉汉,船坏而溺。”《正义》:“《吕氏春秋·季夏纪》云:周昭王亲将征剂蛮。辛余靡长且多力,为王右。还反,涉汉,梁败,王及祭公陨于汉中;辛余靡振王北济,反振祭公。高诱注引此传云: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由此言之,昭王为没于汉,辛余靡焉得振王北济也。振王为虚,诚如高诱之注,又称梁败,复非船坏。旧说皆言汉滨之人,以胶胶船,故得水而坏,昭王溺焉,不知本出何书。”又《史记·齐太公世家集解》:“服虔曰:周昭王南巡狩,涉汉,未济,船解而溺昭王。……”《索隐》:“宋忠云:昭王南伐楚,辛由靡为右。涉汉,中流而陨,由靡逐王,遂卒不复,周乃侯其后于西翟。”这件事的真相,固然无可考见;然而有可注意的两端:其(一),诸说都说是溺于汉,不说卒于江上。其(二),《吕氏春秋》说“昭王亲将征剂蛮”,宋忠也说“昭王南伐楚”。江汉可以互言,并没有什么稀奇,巡狩和征伐,以古人说话的不正确,也未必有什么区别。然则这件事情,依情理推度起来,实在是战败而死的。然则这一战究竟是败给谁呢?《左传》下文“昭王南征而不复,君其问诸水滨”。《杜注》:“昭王时汉非楚境,故不受罪。”依我看起来,这句话实在弄错了的。案《史记。楚世家》,说熊绎受封居丹阳。《汉书·地理志》,说就是汉朝的丹阳县。汉朝的丹阳县,是如今安徽的当涂县,未免离后来的郢都太远。清朝宋翔凤,有一篇《楚鬻熊居丹阳武王徙郢考》,根据《世本》,左桓二年《正义》引,说受封的是鬻熊,不是熊绎,这一层我还未敢十分相信;然而他考定当时的丹阳,是在丹水、析水人汉之处,实在精确不磨。他的原文道:见《过庭录》卷四。《史记·秦本纪》:惠文王后十三年,庶长章击楚于丹阳。《楚世家》亦言与秦战丹阳,秦大败我军,遂取汉中之郡。《屈原传》作大破楚师于丹浙。《索隐》曰:丹浙,二水名也。谓于丹水之北。浙水之南。皆为县名,在宏农,所谓丹阳浙是也。案《汉志》:宏农郡丹水,水出上雒冢领山,东至析入钧。密阳乡,故商密也。浙即析县,并在今河南南阳府内乡县境内。《水经》,丹水出京兆上洛县西北冢领山,东南过其县南,又过商县南,又东南至于丹水县,入于均。《郦注》:丹水通南阳郡。《左传》哀公四年,楚左司马使谓阴地之命大夫士蔑曰:晋楚有盟,好恶同之。不然,将通于少习以听命者也。京相墦曰:楚通上洛要道也。
0 0
2014-10-10 09:32:17
查看更多评价>
TOP4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5
中国社会史 中国社会史 暂无报价
评价人数0 好评度100%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6
u_1bpalq7xcb1n
丛书名:吕思勉文集 商品编码:10012549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印刷时间:2006-06-01 页数:1443 套装数量:3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吕思勉先生的读史札记,曾有部分编辑成书。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刊订的札记(除《燕石札记》)外,都有程度不同的删节。此次重印《吕思勉读史札记》增订本,汇总了吕先生的全部已刊和未刊札记共762条,一百余万字。删节的部分,均按原文加以恢复补全。读者不仅可以见到吕先生读史札记的“全璧”,还可以获得学习历史的方法和进一步研讨的课程。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出身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门第,少时受教于父母师友,15岁入县学。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等人。1926年后长期执教于光华大学,解放后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他读书广博,着重综合研究,讲究融会贯通,一生著有两部中国通史、四部断代史、五部专门史,加上在史学界享有盛誉的大量史学札记,共计1000多万字。《白话本国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和《吕思勉读史札记》等是吕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史学著作。 精彩书摘 《荀子·富国》篇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由士以上,则必以礼乐节之;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量地而立国,计利而畜民,度人力而授事。使民必胜事,事必出利,利足以生民。皆使衣食百用,出入相拚,必时臧余,谓之称数。”“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夫是之谓以政裕民。”然则政以生利言之,礼以用财言之也。《大学》曰:“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贪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孟子,尽心》上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亦以生与食、为与用分言,知古人之言财利,恒如此也。《礼运》、《礼器》,二篇相承。《礼运》言“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皆《荀子》所谓分民之事。《礼器》曰:“居山以鱼鳌马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下文言礼之义,则曰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言礼之数,则曰有以多为贵者,有以少为贵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贵者,有以高为贵者,有以下马贵者,有以文为贵者,有以素为贵者,皆《荀子》所谓等差之事。辜较言之,亦可谓《礼运》言政,《礼器》言礼也。若合而言之,则《礼运》所言,亦得谓之为礼。古无该两事之共名,固多即以其别名之一为之也。 节用者,足国之大端也。生之者众,而食之者愈众;为之者疾,而用之者愈疾,国未有能赡者也。故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节卦彖辞》。又曰:“凡民之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者,生于不足。不足生于无度量也。无度量,则小者偷惰,大者侈靡,而不知足。”“故有奸邪窃盗历法妄行之狱,则饰度量也。”《大戴记,盛德》。夫人之欲恶多端,而资生为急。《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不足,则饮食男女之欲不得遂,而死亡贫苦之祸不可避矣;则必为奸邪窃盗,历法妄行矣;是不可以力胜也。故古之言教化者,皆在既富之后。所谓礼者,非教以饰衣冠,美官室,侈饮食,以饰耳目之观,纵口腹之欲,乃正谓节之使不得过耳。故七十者食肉,五十者衣帛,而隆三年之丧,礼也。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亦礼也。行厚葬久服于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之日,而事雕几组滕刻镂于国家靡敝之年,则君子谓之不知礼矣。故曰:“礼,国之干也。”《左氏》僖公十一年,周内史遇之言。又曰:“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礼运》。
0 0
2013-07-08 12:59:20
u***d
 诚然,吕思勉是大家,写的书也很赞。通读一遍之后总能有所收获,但是局限于时代吧,我个人的喜好或者说水平还没有到能爱上吕思勉著书的语言风格,所以,书买回来,只是通读了一遍,很少像读徐中约,或者张鸣等人的书一样,会是不是再回头翻翻的。   当然,这不是说书不好,只是个人喜好吧。书,还是推荐的,确实大家的书写的很严谨~~~~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汉、魏之间,玄学起,继以佛学,乃专求所以适合社会者,而不复思改革社会矣。 …… 东汉以后,志士仁人,欲辅翼其世,跻世运于隆平,畀斯民以乐利者甚多,其用思不可谓不深,策划不可谓不密,终于不能行,行之亦无其效者,实由于此。故以社会演进之道言之,自东汉至今两千年,可谓误入歧途,亦可谓停滞不...有大臣焉,有小臣焉。大臣者,以安社稷为说者也。小臣则从君之令而已。武帝冢嗣绝,众子疏,以幼子主神器,而临终顾命,仅得一不学无术之人,则其生平予智自雄,言莫予违之习,有以致之也。汉武帝东征西讨,所开拓者颇广,后世盛时之疆域,于此已略具规模,读史者或称道之。然汉人之议论,则于武帝多致讥评。何哉?予谓是时之开拓,乃中国之国力为之,即微武帝,亦必有起而收其功者,而武帝轻举寡虑,喜怒任情,用人以私,使中国之国力,为之大耗,实功不掩其罪也。汉世大敌,莫如匈奴。匈奴之众,不过汉一大县,已见第四章第三节。又是时匈奴,殊无民族意识。试观军臣单于以嗜汉物,几堕马邑之权,然仍乐关市可知。贾生五饵之策,欲以车服坏其目,饮食坏其口,音声坏其耳,宫室坏其腹,荣宠坏其心。非处士之大言,其效诚有可期者也。使武帝而有深谋远虑,当时之匈奴,实可不大烦兵力而服。即谓不然,而征伐之际,能多用信臣宿将,其所耗费,必可大减,而所成就,反将远胜,此无可疑者也。《史记》言卫青仅以和柔自媚于上。霍去病则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大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事多类此。此等人可以为将乎?较之李广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者何如?李广利之再征大宛也,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马三万匹,军还,入玉门关万余人,马千余匹而已。史言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其不恤士卒,亦去病之类也。天子尝欲教去病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此去病不学无术之明征,亦汉武以三军之众,轻授诸不知兵法之将之铁证。世顾或以是为美谈,此真势利小人之见。彼卫、霍之所以制胜者,乃由其所将常选,而诸宿将所将,常不逮之耳,非其能也。汉去封建之世近,士好冒险以立功名;不知义理,徒为愚忠;皆与后世绝异。即以李广之事论之。广与程不识,俱为边郡名将,匈奴畏之久矣。又尝俱为卫尉,天子知其能亦久矣。征胡而择大将,非广、不识辈而谁?乃汉武之所任者,始则卫、霍,后则李广利也。以淑房之亲,加诸功臣宿将之上,不亦令战士短气矣乎?元狩四年之役,武帝本令去病当单于,故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焉。至于卫青,任之本不甚重。《史记·李将军列传》云:“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此非实录。既以为老弗许矣,岂又以为前部乎?“及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在,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此实显违上令。其云“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乃诬罔之辞。上既不令青当单于,又自以广为前将军,安得有此言乎?广既失道,青又逼迫令自杀,违旨而贼重臣,其罪大矣,天子弗能正。广子敢,怨青之恨其父,击伤之,青匿讳之,盖其事实有不堪宣露者,而去病又射杀敢。上乃为讳,云鹿触杀之。尚不如郑庄公之于颍考叔,能令卒出貑,行出犬、鸡,以诅贼之者也,可以持刑政乎?李氏之于卫、霍,盖有不共戴天之仇二焉。纵不敢以此怨怼其君,亦不足为之尽力矣,而陵犹愿以步卒五千,为涉单于庭,既败,司马迁推言陵之功,则以为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之腐刑。所终始右护者,琐琐姻娅而已,而又收族陵家,此真所谓淫刑以逞,视臣如草芥者。无为戎首,不亦宜乎?而司马迁犹惜陵生降隤其家声;陇西士大夫,犹以李氏为愧。专制之世,士大夫之见解,固非吾侪小人所能忖度矣。得此等将帅而用之,所费士马如此,而匈奴犹终武帝之世不能平,可谓能用兵乎?
0 0
2014-07-17 00:17:51
查看更多评价>
TOP7
TOP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